簡體版| 繁體版
網站支持IPv6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政務要聞

看清世界變局 找準發展定力

2020-04-27 11:53     來源:縣網信中心
【字體: 打印

 

(廣西日報記者 曹光哲) 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演變成了一場全球性的災難,世界局勢變得更為復雜而具有不確定性。如何清醒認識和準確把握新形勢下中國和世界的關系,成為一個重大而又緊迫的問題。

     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當前,我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,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兩者同步交織、相互激蕩?!笨倳涥P于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戰略思想,對于我們準確把握時代格局的變化具有重要意義。

     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出版的《百年大變局——世界與中國》一書,為我們認識“百年大變局”提供了思路和視角,是深入學習和理解習近平總書記關于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戰略思想的重要參考書。本書由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、學部委員張蘊嶺主編,會集了張蘊嶺、金燦榮等10多位著名國際問題專家的研究文章,對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進行了極具專業性的解讀。

      一、關于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的“百年”,張蘊嶺在序言中指出,是圍繞新千年的上下一百年來觀察中國和世界,即1900年至2000年和2000年至2100年,是“世紀之變的認識和觀察”。20世紀最重要的變局,是在二戰以后開啟了以美國為主導的世界秩序的重建,因此有人說20世紀是“美國世紀”。人類進入新千年之后,會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紀?樂觀者認為,這個百年是更加公平合理的新秩序的構建期;悲觀者預測,世界可能會重新進入大國紛爭與戰亂;懷疑論者則提出,未來是一個“沒有答案的世界”。以我的理解,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中的“百年”更多的是指從20世紀中葉到21世紀中葉的百年,從世界講是從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后的百年,從中國講是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后的百年,這兩個百年基本上是重合的。

      二、關于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的“大變局”,張蘊嶺指出,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的關鍵是“變”,要研究變什么、怎么變、變到哪里去。對“變”也要分層次、分視角。從范疇方面說,可分為全球之變與中國之變;從內涵方面說,可分為權勢之變與秩序之變;從領域方面說,可分為政治之變、經濟之變與社會之變。張蘊嶺還具體指出,按照綜合預測,這個百年前50年的最大變化,就是世界權勢對比的大變局,主要標志是以中國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的多樣性群體崛起。西方創造的工業化模式將受到嚴峻挑戰,氣候變化則是這個百年最具影響的大變局,而以智能化技術為牽引的新科技革命的“風暴”正席卷各個領域。在諸多變局中,特別令人關注的是國際秩序的轉變。有人說,“危機就在于舊世界正在死亡,而新世界無法誕生,在這個過渡期,各種各樣的病態癥狀就會層出不窮”。金燦榮、郭振家對大變局中的世界秩序從“西方引領下的全球化”到“世界秩序面臨新的演變”進行了深入分析。倪峰等重點分析了大變局中的美國,指出當下的美國也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美國是當今國際體系變動最顯著的變量,也是當今世界大變局中最大不確定因素。沈銘輝、秦升分析了大變局中的世界經濟,指出百年大變局中最重要的變化是經濟力量對比的大變化,認為一個普遍的看法是,中國將在2030年超過美國,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。楊光斌在論述大變局中的世界政治的基礎上,指出二戰以來,世界秩序似乎從來沒有目前這般混亂。謝韜等對世界政治大變局中的民粹主義進行了細致的梳理,讓我們重新認識了民粹主義的“幽靈”。

      三、關于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下的中國,鐘飛騰論述了中國的周邊新戰略。任晶晶認為,我們既要看到大變局下的機遇,更要認清大變局下的風險和挑戰,處理好大變局中的種種不確定性因素。唐永勝對大變局下的國家安全進行了深入分析,指出要推進中國與世界更為積極和廣泛的戰略互動,實現日益開放條件下的可持續安全。

      四、關于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戰略思想的意義,朱峰等人通過對歷史上“百年大變局”及演變動力的深入分析,指出 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的思想精髓,需要側重探討二戰結束到2045年這“百年周期”中,世界將重新面臨什么樣嶄新的“世紀性事件”。任晶晶指出,中國提出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這一概念的根本意圖,是理順中國崛起的理論邏輯和概念框架,以期為中國的崛起和發展騰挪出國際話語的空間,歸根到底是要為崛起的中國框定歷史方位和時空坐標。

  如果說,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是中國對世界未來的基本構想,“百年未有之大變局”則是中國對世界局勢的重要判斷,兩者都是我們觀察新的世界的強大思想武器。(2020-04-27)

文件下載:

關聯文件:

    街机金蟾捕鱼老版本